新華視點|多地發出家庭教育令,如何照亮孩子的未來?

家庭教育促進法施行近半年來,多地人民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學習家庭教育促進法的通知要求,積極探索,發出家庭教育令。這項帶有創新性的司法舉措,折射出兒童保護怎樣的理念變化?“依法帶娃”能否照亮更多孩子的成長之路?

折射兒童保護觀念轉變

1月6日,一位母親從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審判員手中接過一份裁定。這是家庭教育促進法1月1日施行后的全國首份家庭教育令。

事情源于一起撫養權變更糾紛案。法庭審理查明,2020年夫妻協議離婚后,女兒由媽媽撫養。但從2021年2月起,孩子一直與保姆居住。

首次庭審后,案件承辦法官、綜合審判庭副庭長彭星意識到,僅一紙判決下去,無法真正實現兒童利益最大化。但在當時,還沒有針對失職父母追責的有效司法舉措,全方位的司法保護還缺少有效抓手。

2021年10月家庭教育促進法表決通過,彭星找到了司法主動作為、有效創新未成年人保護方式的法律依據。

法律規定,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辦理案件過程中,發現未成年人存在嚴重不良行為或者實施犯罪行為,或者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不正確實施家庭教育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根據情況對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予以訓誡,并可以責令其接受家庭教育指導。

彭星認為,家庭教育促進法和未成年人保護法,讓國家司法機關在常規的司法審查中有了主動延伸的探索依據。

之后,彭星擬出一份“兒童守護令”,在湖南省高院指導下幾易其稿,并上報最高法指導后,最終以“家庭教育令”的形式發出。

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發出的家庭教育令。

這份家庭教育令責令,母親要與老師至少每周聯系一次,了解孩子詳細狀況;不得讓孩子單獨與保姆居住生活,應與孩子同住,由自己或近親屬養育與陪伴。

彭星記得,庭審談話時,8歲半的孩子一直強忍眼淚。她希望通過家庭教育令,給這些沒有力量改變父母的孩子,提供更多幫助和可能性。

事實上,這一司法舉措也折射出兒童保護觀念上的轉變。

“未成年人案件關注的不僅僅是行為,還有行為背后的人?!北本煼洞髮W未成年人檢察研究中心主任宋英輝介紹說,家庭教育令體現了“國家親權”理念,即在父母作出不利于孩子的行為時,國家有責任保護孩子的利益。在法令中規定孩童的需求高于父母的需求,是社會進步的標志。

集中在三種情形,既懲戒又糾偏

家庭教育促進法施行以來,湖南、北京、江蘇、山東、河南、內蒙古、廣東、甘肅等多地人民法院陸續發出家庭教育令。

在北京,截至5月12日,已有137名父母或其他監護人被予以訓誡或責令接受家庭教育指導,累計發出的家庭教育責任告知書、提示書及家庭教育指導令共116份。

截至5月份,山東省法院共辦理涉及家庭教育指導的案件67件,依法向102名家長發出家庭教育令,建立家庭教育指導站29個。

梳理各地教育令可以發現,父母和監護人被予以訓誡或責令接受家庭教育指導,主要緣于三種情形:一是家長因疏于管教或教養失當,導致未成年人罪錯或不當行為;二是因婚姻破裂等情況影響未成年子女健康成長;三是缺乏對未成年子女網絡活動的監管。

大部分教育令責令監護人依法積極正確履行監護職責,做好對未成年子女的家庭教育,積極行使探望權,主動增進溝通聯系和情感交流,關心、關注孩子的生活學習和身心發展。

北京的一份教育令,要求家長在法院線上家庭教育平臺接受家庭教育指導,學習掌握主要直播平臺的青少年模式使用指南及提升家長網絡素養、孩子自我管理能力方面的課程。

責編:何嫻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