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賞菊

我對菊花的鐘愛由來已久,不是因為菊花有什么特別之處,而是因為百花凋零的季節,她卻在寒秋中綻放,更能吸引人。

一日,因朋友邀請去他家賞菊喝下午茶,我便駕車前往。朋友的家在鄉村,離縣城有十來公里路。沿途已秋色染霜,路兩旁的白楊樹葉變成了黃褐色,開始零星飄落,柳樹葉卷曲著,已失去了夏日的油光翠綠。田野里麥捆已不見蹤影,留下的只是干枯的麥茬。偶爾會看見一群羊,在空曠的麥田里悠閑自在地吃著草,不時發出咩咩的叫聲。

車子拐過幾個彎,進入了小村莊,遠遠看見一座小院墻里冒出來的二層小洋樓。車到門口,看見朋友和一位陌生人站在門口迎接。我們彼此握手問好,朋友介紹道,這位是省城來的畫家,名叫凡夫,他又指著我說縣文化館馬館長,詩人。說著把我們招呼進他精致的小院子。

我這位朋友姓楊名文彬,是我初中同學,他善交朋友,興趣愛好廣泛,尤喜結交文人雅士。他對花卉種植很有研究,尤其對菊花情有獨鐘,所以很多人稱他為“菊花楊”。

我們直接上了二樓,陽臺是玻璃封閉的,陽光正好照進來,暖意洋洋。陽臺上有一張紅木茶桌,很考究,上面放著一套精美的景泰藍茶具,茶桌邊上有幾把紅木圈椅,很有古色古香的味道。我們坐定,老楊先給我們沖泡了一壺黃山猴魁讓我們品嘗。

凡夫和我是第一次見面,彼此還有點拘謹。我們一邊喝茶一邊聊天,他說他在古城書畫院工作,以畫花鳥為主,兼畫山水,這次是出來采風寫生。

我對茶略知一二,品茶時講了一些關于茶的文化。老楊看我講得頭頭是道,說道:“茶還有這么多講究在里面,我只知道什么茶好喝,有名?!狈卜蛞哺锌溃骸昂炔?,品茶,各有各的味,就像人活在世上,酸甜苦辣都有?!币粫r間我們打開了話匣子,又從茶講到了黃公望和他的《富春山居圖》。

一番暢聊后,我們繼續品茶、閑聊。這時,從樓下走上來了一位姑娘,長得眉清目秀,是老楊的閨女。她提醒大家去看菊花,我們這才想起了今天的主題——賞菊。于是,我們跟著姑娘下樓到后院去看老楊栽培的菊花。

走過旁邊小圓門,后面是個大院子,眼前豁然開朗,院子里有亭臺、花池、假山、噴泉、拱橋,還有小竹林、青棗樹、櫻桃樹、干柴牡丹以及一些不知名的花樹,還有幾尊奇石,其中一個石頭上刻了三個大字——“怡情園”,院子的整體設計幽雅別致,跟紅樓夢里的大觀園似的。

我們繼續往里走,看見一個玻璃溫棚。溫棚內兩邊擺放著一百多盆各式各樣的菊花,我和凡夫看見這陣式,心中不免有些激動。顧不上與老楊交談,只詳觀各類秋菊。

此時,大部分菊花已經綻放,也有一些含苞待放。菊花的顏色紅的像火,黃的似金,白的若雪,綠的如玉,粉的似霞,還有那白中帶綠的,更是清幽淡雅。五顏六色,美不勝收。

菊花的形狀更是千姿百態,有的像噴泉,有的像云朵,有的像層層疊疊的蓮花,有的像姑娘飄逸的長發,有的像金絲吐蕊的流蘇,還有些未盛開的菊花就像一個個害羞的小姑娘。更有趣的是有的菊花花瓣有兩種顏色,黃白相間甚是好看。

我正癡迷于欣賞一盆盆盛放的菊花時,凡夫在旁邊驚訝地叫了起來,快來看,這一株菊花居然有三種顏色,好奇怪。我順勢看去,確是如此。我問老楊這是怎么回事,他說你們猜。凡夫說猜不出來。我也不得其解,等老楊解謎。老楊說菊花跟果樹一樣是可以嫁接的,不同花色的花經過嫁接就可以開出不同顏色的花。老楊為我和凡夫解惑了??粗鴿M園的菊花,我頓感佩服,老楊不僅愛好廣泛,還把各項事業經營得風生水起,真是了不起。

凡夫一個勁兒地拍照,不時還拿出一個小本子畫著,我湊近一看他是在寫生呢,一株株菊花躍然紙上。

不知道啥時候,老楊的女兒在花棚旁邊的亭子里備好了筆墨紙硯,這要寫字畫畫嗎?老楊笑著說,今天難得一聚,二位硯兄,說啥也得露一手。我說凡夫先來,他客氣了一下,只好動筆先來。凡夫筆法嫻熟,不一會兒就畫了三幅秋菊圖,每幅畫上的菊花各有千秋,活靈活現。我構思了一下,寫了一首七絕《賞菊》:“ 秋月風霜露亦涼,斯人訪友自怡昂?;ɡ蓉暰粘鯓s放,百韻千絲艷慕妝?!?接下來,我又寫了一副楹聯,上聯是:“菊芳結社文心遠?!毕侣撌牵骸扒锼劜韫P意高?!贝蠹冶舜藢W習,其樂融融。

回家的路上,我在想,“四君子”之一的菊花蘊含著許多的人生寓意。它在秋冬季節綻放,不與百花爭艷,不趨炎附勢,不畏嚴寒,在寧靜中吐露芬芳,在風霜中收獲了人們的青睞,這是菊花獨有的品質。

責編:喬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