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詩篇

春天里

一樹桃花,讓寫意的虬枝

握緊了百年村莊

啟動的三輪車,滿載殷殷期望

我惟一的任務,就是

把這輛車,開進明媚的春天里

守 望

還有什么,比一頭牦牛

溫潤的眼睛,更讓人感動

還有什么,比身后的相依相隨

更令人心醉……

你看滿世界的草都綠了

每一棵,都掛著珍珠般的詞語

共和切吉河

云朵這么低,是想在你的輕盈里

卸下滿腹的沉重嗎

朝霞火紅,綴滿燃燒的詞語

是要跳一支迎日的舞蹈嗎

你從草原來,要到天邊去

能不能將一支牧歌

帶給遠方的人

火烈鳥

遠看時,它們像背負火焰的玫瑰

在黃河邊上綻放,行走

每邁一次步,都要寫下“人”字

一旦駐足,就還原為花朵

實際上,它們預留了兩片花瓣

若在塵世走累了,即可揮翅飛翔

水中倒影

這些測量大地的人

也可以,用手中的筆

畫下湖上黎明

他們相互致意,擁抱曙光

像一些走遠了的詞語

背影模糊,卻又意義分明

惟有低處的水,暗暗記住了

這些行走的倒影。連身旁的測量儀

也映出了含蓄的人形

姐妹私語

他放牧云朵也放牧羊群

喜歡借一輪彎月抒情

他摘下星星也摘下冠軍

把勝利之花塞到我的懷中

他甚至把每棵草都種在身上

邀我一生,去縱馬馳騁

湖光山色

大湖蔚藍,用一層薄冰綰起草原

長長的發辮——

這無休止的灌溉,來自遠古

暗處的洶涌,是不曾熄滅的火焰

白天鵝歸來,合力將冰層推向湖畔

時間透明的鋒刃

再也割不破水與火的界限

絲絨徐徐鋪開……偶有輕紗漫漶

猶如高原碧空,噙著淡淡的云

草色微黃,承接塞外天光

牦牛自由漫步

馬群組建的衛隊,讓草原變得安詳

藍白黑的音域內,或有天風合唱

而雄壯的青山就在近旁

而飲酒的漢子就在近旁

他們沉醉于黛色眉眼間的煙火

——世間最美的女子

從湖畔走過

責編:喬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