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河谷遙望河湟文化

——巴基斯坦巴哈塔爾遺址發掘記

導 讀

巴基斯坦地處西亞、西南亞、南亞、中亞等古代文明交匯的十字路口,是古代絲綢之路上重要的節點,這里不僅是南亞文明的最早起源地,也是古代世界主要的文明中心之一,歷來為全世界考古學家研究的熱點。2018年,由河北師范大學、南京大學、湖北文物考古研究所組成的聯合考古隊獲得巴基斯坦旁遮普省考古總局頒發的發掘執照。經多方考察,最終選定位于伊斯蘭堡和塔克西拉之間的巴哈塔爾土墩遺址作為發掘地點。至此,我國對哈拉帕文化時期的遺址的首次獨立發掘拉開序幕。

哈拉帕文化與埃及金字塔齊名,且與我國史前文化有著緊密的互動關系。此次發掘是在“一帶一路”倡議的大背景下進行的。

44593753-85ea-4745-b49c-c1f791f3bcda.tif.jpg

部分發掘人員在巴哈塔爾遺址,后面斷崖即為土墩遺址的斷壁剖面。

71036cc8-af36-4c5d-b76f-bba8e834c594.tif.jpg

四葉花瓣紋與三角紋,左邊為仰韶文化彩陶紋飾,右邊為哈拉帕文化彩陶紋飾。

a6a20f94-29b2-485c-be1b-3a7de4a5a247.tif.jpg

上左:青海貴德羅漢堂馬家窯文化遺址出土的盤狀砍砸器;上右:哈拉帕博物館展品;下圖:巴哈塔爾遺址出土的盤狀砍砸器。

e4cbfbbb-6b47-46ef-b152-6a6df2af56cc.tif.jpg

馬家窯文化出土的項鏈,中間的菱形項墜疑似為費昂斯。

156fc28d-eec3-4b90-a466-5067b1276803.tif.jpg

哈拉帕博物館陳列的陶鐲與馬家窯文化的陶鐲毫無二致。(圖片均由作者提供)

印度河是巴基斯坦最主要的河流之一,也是巴基斯坦重要的農業灌溉水源,更是連接印巴次大陸和中國的一條紐帶。聯合考古隊發掘的巴哈塔爾遺址坐落在塔克西拉谷地,該谷地有印度河等河流流過,土地肥沃,自古就是人類居住繁衍之地。因為重要的地理位置,這里從公元前1000年左右開始成為多個政權角逐的地方。公元4世紀中期,笈多王朝在東犍陀羅的領土上興起,塔克西拉成為著名的貿易中心,包括絲綢、檀香、馬、棉花、銀器、珍珠和香料等貿易。正是在這段時間里,這座城市在印度古典文學中占據了重要地位——既是文化的中心,也是軍事化的邊境城市。也正是在笈多王朝,中國朝圣者法顯來到了塔克西拉。

巴哈塔爾遺址位于巴基斯坦伊斯蘭共和國伊斯蘭堡市附近的阿托克市,海拔480米,為一土墩形態的史前遺址,直徑約80米,現存高度約11米,遺址表面密布陶片和石塊等。這種土墩遺址最早出現在西亞地區,是西亞地區典型的早期遺址堆積,是人類長期活動的產物。

2018年11月20日,聯合考古隊進駐巴哈塔爾遺址,開始進行正式的考古發掘工作。聯合考古隊在遺址東部正東西向布設了一條長40米、寬2米的探溝,為了能夠保證在較短的時間內獲得比較重要的文化堆積和遺物,選擇在土墩從已被破壞的平地進行發掘,故殘余的文化堆積并不太厚,一般厚度在一米左右。

本次重點發掘哈拉帕文化時期或更早時期的文化遺存堆積。發掘表明,該遺址土丘范圍內,均為哈拉帕時期的遺存分布區,并且有可能延伸分布到土丘以外的更大區域內。由此斷定,這個遺址是一處非常重要的哈拉帕時期的聚落。這為我們搞清哈拉帕文化在印度河上游地區的基本分布狀況和規律,解決哈拉帕文化的來源及與中亞、中國的新疆和西藏等地區的早期文化交流問題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與中國彩陶相似的彩陶紋飾

我們在出土遺物中發現,哈拉帕文化與中國仰韶文化具有很大的相似性,主要表現在紋飾方面,也就是紅陶黑彩風格,部分紋飾極具相似性,如被稱作“西陰紋”或“四葉花瓣紋”的紋飾。這種紋飾可以將其分作兩部分來看,白的部分可以視為四葉花瓣,黑的部分則像十字交叉,西方稱“馬耳他十字”。中國則因最早發現于山西西陰村,故稱“西陰紋”。通過對比,我們可以看到兩者之間的相似程度很高。此外,兩種文化的陶器紋飾中,對三角紋也極具相似性。

此外,哈拉帕文化與甘青地區的馬家窯文化、西藏的卡若文化之間,都有著互動關系。譬如卡若出土陶器上發現的“抹刷紋”(一種容器表面不規則的掃痕,被認為是在陶器成型后經細樹束或掃把刮掃后所致掃痕)在巴哈塔爾的科塔·迪吉文化單位中也有發現。尤其是克什米爾地區發現的公元前兩千多年前的布爾扎洪文化,與昌都卡若文化有著諸多的相似與相同。很多學者認為印度河流域的哈拉帕文化和中國黃河流域的仰韶文化與馬家窯文化是以克什米爾地區的布爾扎洪文化為橋梁進行交流的。甚至有些學者認為布爾扎洪遺址與黃河流域的仰韶文化也有諸多聯系,是“彩陶文化”西漸的證據。

巴哈塔爾與青海貴德,兩地出土的圓盤砍砸器十分相似

我們在巴哈塔爾發現的菱形項鏈墜或紡輪,與馬家窯出土的同類器物毫無二致。特別是陶手鐲,若將其放在一起,根本無法區別,只是馬家窯文化的陶手鐲數量較小,而哈拉帕文化中出土的這種陶手鐲可以說是海量。

青海貴德羅漢堂曾出土過馬家窯文化的圓盤砍砸器,標牌說明是紡輪,但這個圓盤直徑約13厘米,中間孔直徑約2厘米,不可能是紡輪。而巴哈塔爾遺址也出土類似的中間帶孔的圓盤器。巴基斯坦學者認為是權杖首,但我們認為是圓盤砍砸器,因為所有出土的這類石器的周邊緣刃均有使用過的砍砸痕跡,如羅漢堂出土的這件便有明顯的使用痕跡。有的甚至不需要安裝在杖頭使用,即不需要木頭手柄,可以直接手持石器使用,所以中心圓孔沒有穿透,巴哈塔爾出土的這件即是如此。

青海馬家窯文化遺址中出土的疑似費昂斯制品

與馬家窯文化中幾乎一模一樣的器物里,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裝飾品中的費昂斯和海貝。

“費昂斯”為音譯,意譯為“釉砂”,是一種原料與外觀都類似玻璃的材料,有學者認為是玻璃制品的先驅。經高溫加工,費昂斯表面有薄薄一層光亮的釉層,但是內部石英顆粒并沒有熔融,仍保持晶體狀態。費昂斯可能來自哈拉帕文化。在我們發掘的巴哈塔爾遺址科塔·迪吉文化層中也發現費昂斯珠子,時代在距今4800年前。印度河谷發現時代最早的費昂斯珠子是距今5000多年前的哈拉帕文化早期或馬哈嘎文化晚期,不過最近有報道說,在瑪哈伽文化的II期(公元前5500年至公元前4800年),就已經發現了上釉的費昂斯珠子。而我國已確定最早的費昂斯發現于新疆,距今不到4000年。但事實上,在青海馬家窯文化中的出土材料中,早就出土過疑似費昂斯的制品,只是發掘者不認識,將其視作骨珠。

海貝的來源問題

根據現有研究發現,青海宗日遺址出土的海貝年代為距今5,685±225年和距今5,650±140年兩個數據,稍早于卡若遺址,但應視為同時期的新石器文化。而青海格爾木市昆侖山口的西大灘發現一枚經過切割和鉆孔加工的人體懸掛裝飾品海貝,對同層位出土的兩件動物骨骼標本進行熱釋光測年后,分別獲得距今17,290±1,210和18,910±1,510兩個年代數據。

根據日本學者白靜川的考證,甲骨文和金文中所有的“貝”無一例外全部都是子安貝的象形,殷商時期出土的海貝亦然?,F在我們知道這種寶螺科的軟體動物,只生活在紅海和印度洋。

從目前的考古資料來看,中國考古發現的海貝最早出現于青海的馬家窯文化和西藏的卡若文化。直到龍山文化時期,海貝才普遍見諸中國內地,這一現象便從一個方面暗示著海貝應該來自印巴次大陸,或準確地說來自哈拉帕文化。

發現了青稞的植硅體

瑪哈伽是南亞最早的農業和畜牧業的遺址之一?!耙恍Z化植物和畜群動物等與后來印度河文明之間有相似之處?!睋敛ɡf,瑪哈伽文化傳播到印度河流域,便成為印度河文明。在公元前8000年前的瑪哈伽第一期中發現了六棱裸大麥,俗稱青稞。我們在巴哈塔爾遺址也發現許多青稞的植硅體。植硅體是植物生長過程中充填在植物細胞里的硅質沉淀,在植物有機質腐爛之后,它依然能保存在土壤里,不同的植物里藏著不同的植硅體,這種肉眼看不到的微小化石就是植物的“身份證”。青藏高原最早的青稞發現于距今3700年前的山南昌果溝。西藏與印巴次大陸為鄰居,西藏的青稞應該來自于印度河流域。

對于新石器時代的定居農業文化來說,整個青藏高原,包括那些分布著新石器文化的瀾滄江、岷江、河湟地區等河谷地帶都是一個廊道,基質則是定居的農業文化。在景觀中所謂廊道是一個狹長的地帶,這是針對其形狀而言。但就其傳送功能而言,草原也可以理解為由無數狹長形狀構成的廊道,盡管青藏高原的草原地區空間遼闊,但對于農業文明來說,卻無立錐之地,所以對于新石器時代尋求良田沃土以定居的農人而言,青藏高原廣袤的草原,僅僅是一個通道而已。青藏高原新石器時代的三個文化分布集中區——拉薩腹地、瀾滄江岷江流域、河湟地區——便是在定居的農業文化這個基質上形成的,或者說是在仰韶這個農業文明的基質上形成。盡管彼此有別,遠隔千里,但其基質是相同的,并且通過草原廊道相通,所以文化間的共性、互動和交流也是明顯的。

總之,通過對巴基斯坦印度河谷哈拉帕文化遺址的發掘和對史前文化互動的觀察,我們發現雖然青藏地區地處高原,自然環境惡劣,但文明的進程似乎并未受這種環境的影響,文化的互動、“文化包裹”的互遞、因素的互滲遠遠超出了我們先前的認識。

責編:喬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