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戴著冰冷的手銬,也感覺比在國外讓人溫暖……”

在家待業的馬福

接到許久未見的高中同學的電話

這通電話改變了馬福的命運

……

“即使戴著冰冷的手銬,也感覺比在國外讓人溫暖……”2月17日,韓景站在被告人席上嘆息地說。近日,記者采訪了該起青海省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跨境電信網絡詐騙案的辦案檢察官,了解到被騙到緬甸的年輕人不但沒賺到一分錢,而且還失去了人身自由。

緬甸“淘金”路不好走

2020年3月的一天,在家待業的馬福接到許久未見的高中同學韓景的電話,這通電話改變了馬福的命運。韓景說他在云南打工,工資待遇優厚,月入過萬,而且來回路費公司全包,如果馬福想去他可以作為中間人負責介紹。

優厚的待遇讓馬福心動了,心動的還有趙小龍、馬軍、小田、聶力等14人,他們在韓景的“帶領”下,踏上了心中的“淘金”之路。

果然如韓景所說,從青海西寧飛到云南昆明的機票全都有人提前給他們訂好了。2020年3月和4月,他們分兩批到達云南,后由專人安排后續行程,在未辦理出入境證件的情況下,趁著夜色坐著小艇到了緬甸。

馬福和同伴被安排先參觀公司,只見公司四周守衛森嚴,大家都在操作手機、電腦,隨后由兩名老鄉——周青海和馬龍(均另案處理)對他們進行培訓。幾天后,馬福和同伴每人領到了一本話術本。翻看話術本,馬福和同伴明白了,他們從事的工作就是“殺豬盤”,他們知道這是犯罪行為,表示不愿意騙人,但在對方威逼利誘下只好開始“工作”。

接下來的日子里,馬福和同伴通過社交軟件隨機尋找被害人,鎖定目標后就將被害人引流到即時通信軟件上,并由專人與被害人聊天培養感情,與被害人感情穩定后再引導被害人進行投資,等被害人上鉤后,通過返利讓被害人放松警惕,繼而讓被害人投入大額資金,得手后就將其刪除。其間,小田和聶力由于受不了巨大的精神壓力,一個月后,在自愿交了往來路費后偷渡回到了國內。

2021年,公安部開展“斷流”行動,嚴厲打擊招募人員赴西南邊境境外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活動,青海公安機關迅速開展落地核查和收網抓捕。

觸犯兩個罪名

2021年7月,該案被公安機關以涉嫌偷越國(邊)境罪移送民和縣檢察院審查起訴,由該院檢委會專職委員馬玉蓮承辦。

根據“兩高一部”《關于辦理電信網絡詐騙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二)》規定,有證據證實行為人參加境外詐騙犯罪集團或犯罪團伙,在境外針對境內居民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犯罪行為,詐騙數額難以查證,但一年內出境赴境外詐騙犯罪窩點累計時間30日以上或多次出境赴境外詐騙犯罪窩點的,應當認定為“其他嚴重情節”,以詐騙罪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承辦檢察官在審查案卷時,發現犯罪嫌疑人偷渡到境外都從事的是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活動,便及時向公安部門說明情況,要求對這些人的詐騙犯罪行為予以補充偵查。

隨后,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了各犯罪嫌疑人往返云南以及他們在境外從事詐騙犯罪活動的時間。

經審查,檢察機關認為,韓景、趙小龍、馬福等14人的行為既觸犯了偷越國(邊)境罪,同時又構成詐騙罪,根據牽連犯的刑法理論,重罪吸收輕罪,應對14名犯罪嫌疑人以詐騙罪定罪處罰。韓景在整個詐騙犯罪活動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其余人員均屬于低層級人員,參與度較低,參與時間相對較短,從事輔助性工作,系從犯。小田、聶力違反國(邊)境管理法規,伙同他人偷越國(邊)境,情節嚴重,但其二人在赴境外詐騙窩點累計時間未達30日以上,行為上只構成偷越國(邊)境罪。

2021年9月,民和縣檢察院對韓景等14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詐騙罪提起公訴,對小田、聶力以涉嫌偷越國(邊)境罪提起公訴。

他們均認罪悔罪

3.jpg

該案庭審現場

在法庭上,16名被告人均表示認罪悔罪。3月1日,民和縣法院就此案進行了宣判。法院全部采納檢察院的公訴意見及量刑建議,以詐騙罪分別判處韓景等14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至一年不等的刑罰,各并處1萬元至2000元不等的罰金;以偷越國(邊)境罪分別判處小田、聶力拘役六個月,緩刑一年,各并處罰金2000元。

“面對他人花言巧語的迷惑,加之‘高薪’的誘惑,這些年輕人陷入境外電信網絡詐騙團伙的圈套,參與到電信詐騙犯罪活動中,觸犯了國家的法律,讓自己身陷囹圄。今后我們會針對高校,尤其是即將畢業的學生群體,通過以案說法的形式開展法治宣傳,避免類似案件的發生?!卑讣呀浗Y束,但承辦檢察官馬玉蓮的心情很難平復。

(文中涉案人物均為化名)

責編:聞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