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下的足球之戀

疫情下,布銀達拉很久沒有酣暢淋漓地踢一場球了,在網絡回看一場場經典歐冠比賽,有時他會急得腳發癢。

初夏,祁連阿咪東索山頂上還有未融的積雪。每次從縣城開車回到自家牧場,布銀達拉都會在草原上踢球。

31歲的蒙古族小伙布銀達拉祖輩是草原牧民,他們的牧場位于祁連山下——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祁連縣默勒鎮扎沙村,父輩們過著逐水草而居的生活。

背靠雪山,牛羊為伴,心向陽光,這是千百年來高原牧民的生存法則。

布銀達拉是當地獸醫站的一名獸醫,從小對足球有一種偏愛,上學時,他們每天踢兩場球?!澳菚r一踢球經常忘了吃飯,沒多少天就踢破一雙球鞋?!?/p>

讀書時每到假期,布銀都會去打工,只為有更多錢更新足球裝備?!?012年,我用自己掙的800元錢買了一雙足球鞋,特開心,但又舍不得穿,那是一份送給自己的珍貴禮物?!?/p>

2021年,布銀帶著家人去海南省旅游,從第三極的大山大川到濃郁的海島風情,從小在青藏高原長大的他第一次見到大海沒有太多興奮,因為他的旅行目的地是——??诎退_世界博物館。

該博物館是西班牙巴塞羅那俱樂部于2018年在海南省打造的海外展覽館,是目前中國唯一的巴薩世界展覽館。作為一名資深巴薩球迷,布銀說:“這是一個無數次出現在夢里的地方?!?/p>

看到巴薩球員的球衣和獎杯,那一刻,布銀熱血沸騰,熱淚盈眶?!俺四赣H親手縫制的衣服,梅西的10號球衣是我的最愛。比賽時身穿10號球衣,我會充滿力量?!?/p>

草原上的牧民似乎對足球有種天然親近感。記者此前在祁連采訪時,聽到這樣一個故事:20多年前,祁連縣有些偏遠牧區沒有通路通電,牧民看電視只能用天線接收信號,畫面也是黑白的。鄉鎮條件較好的地方可以依靠風力發電。每到世界杯,為了節省電看一場球賽,生活中他們只能用蠟燭和煤油燈。

可這并不妨礙他們對足球的熱愛。24歲的豆格扎西是布銀的球友,老家在甘肅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從小,我會跟著父親一起放牧,挖蟲草,每次出去,都會帶著足球?!?/p>

高中時的一場歐冠決賽至今讓扎西記憶猶新。

那時,智能手機在學生中不算普及,為在手機上看一場決賽直播,他們湊錢給同學充了50元話費。

“大半夜看一場酣暢淋漓的比賽,為了不被宿管阿姨發現,進球時大家只能把拳頭捏得更緊?!痹髡f。

2020年扎西從西南民族大學畢業,如今將成為祁連縣阿柔鄉的一名藏文教師。在祁連工作生活的幾年中,扎西結交了一群球友,每一個晴朗午后,大家都會在有專業場地的縣城體育館踢球。

“每次大家很盡興,踢起球來都不愿意回家,很多學生踢到傍晚才想起來還有家庭作業沒完成?!?/p>

如今,布銀在祁連成立的“兄弟聯盟”足球隊不斷壯大,隊員中有牧民、學生、快遞小哥。每到周末,大家聚在一起感受足球帶來的美好,只有5萬多人的小縣城逐漸變得生動起來。

20歲的楊桑杰加是一個唐卡繪畫者,球場上的生龍活虎與畫布前的安靜形成鮮明對比,楊桑杰加說:“足球讓我變得向上,無所畏懼?!?/p>

雪山下,父輩們帶著氈房、趕著牛羊走過無數遍的草場成為他們的球場,這里是牧民孩子足球夢開始的地方……

責編:董志勇